• 昨日,SHU约我在小星约会

    吾说,好的

    2点“外星”不见不散……

    今日,SHU约我看周二的半价电影

    吾说,我要去逛超市

    在SHU特有的“作”声中挂断电话……

     

    昨日,静静的,在外星翻遍所有的杂志

    SHU才姗姗来迟

    狠狠的说:饿疯了……

    今日,徐徐的,在东钱湖吹着淡淡轻风

    吾舔着沾满鱼腥的唇

    满足的说:吃撑了……

     

    昨日,杀到慈城的半浦看光影绰绰

    今日,飘到东钱湖看云儿朵朵

     

    昨日在今日之前逝去

    今日在昨日之后交叠

    昨日、今日……一些日子!

     

  • 女人天生购物狂。

    如果经济允许,没有一个女人不爱购物的。

    常有这么一说: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

    女人热衷于时装,除了审美,更是有一种极其微妙的心理因素。

    没有一个女人满意于自己的现时的处境。

    女人常常是即缺乏自信又不安于现状的,总在怀疑与渴求中如履薄冰。

    一切的顺利都难消永远被被爱慕的欲望,一切的成功也难平息内心思变的冲动。

    日新月异的时装正是迎合了女人的这一心理。

    唯有天天新款,才能使自己鼓起一切重新开始的勇气。

    即使环境不变人事依旧,至少镜中的自己是新天新地,充满希望。

    时装之于女人,实在不是物质的炫耀,而是精神的需求,所以许多女人前仆后继的卷入购物的大潮……

     



  • 不会酸的男人 - [猪也鉴证] - 2008-07-02

    Tag:心情 生活

    犯罪嫌疑人:吾夫

    诉讼人:吾

    鉴证实录:

    20080626

    夫躺在床上看“我的老婆是大佬”,妻趴在床下边上网边看电视。

    剧中有一出,一男向一女表白,深情款款的念了一首情诗。

    妻说:老公,你啥时候也念一首给我听听,梦里也行。

    夫说:少讲啊,阿拉粗拧,要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姑娘。

    妻,无语!

  • 端午,我们这儿的习俗里是拜访丈母娘的重要节日,所以怎么说吾夫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两个懒散的鸟人终于在周六下午一点多袅袅娜娜的踏上了回家之路。
    车行至白峰,基本上有着让自己的口水淹死的无奈,磨几的摆渡让车辆排到了三四公里开外。于是我们就这样如傻子般慢慢的等待,车车在一喘一息中慢挪……在经历了长达四个小时的蜗爬之后,终于离白峰码头只有一公里的路程了,总算光明就在眼前,上船的希望无限闪烁。

    晚上8点多,我们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码头停车场的范围,那个雀跃程度应该比长江六号上天还让人感慨吧!

    晚上9点多,安全抵达娘家。宁波到舟山,就这样7个小时的颠沛流离啊!
    行车、等待、摆渡……总是漫漫的,索性我总是拿着相机纪录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记忆,聊以打发迢迢空间、漫漫时间!
    等待着无奈的等待,抽烟、思索,前方的路依然那么遥远。
    车灯,把自己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且深远
    终于上船了,一个人的孤单和两个人的甜蜜!
    SHU结婚的时候,小DD一直蹲在SHU的书房拍摄她的生活细节,这也让我这次回娘家有了拍摄的欲望,只是很多年过去了,离家太久的我,已经丢失了所有的细节。能保留的只是那些物体的、实质的微乎其微的东西……
     盘旋而上的脚鸭
    那些滞留在娘家已经不能称为书籍的废弃书籍
    曾经喜欢爱好收藏雕塑
    家里的小佛堂,虽然简陋,却香火不断。
    窗外
    回家两天,10几个小时在来去的路上,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实际剩余的休闲时间少的可怜。唯一还算得上游走的就是大太阳的带侄子去了定海的海滨公园晒紫外线,去爬了爬一座小山头。
    上山的路很幽静

    这里总是一天比一天豪华,信仰就是人们必不可少的寄托

     

    门口的吉祥

    妈妈养的花品种很多,我用镜头随意的摁了三朵
    1
    2
    3
    周日晚上慢悠悠的吞完饭,7点多吃完出门,到达鸭蛋山依旧是缠绵的车队长龙,于是决定不再像周六那天这样苦耗着等待。

    折返,回妈妈家,睡觉!!!

    晚上9点续而出门,9点11分到鸭蛋山,10点多上船,12点到宁波。

    回一趟娘家,只有一个字:累!
     
    晚上9点多,依旧是缠绵的车龙
    等到10点多,我们应该属于那最后几辆
    抽烟的男人们
    晚11点多的渡轮,船舱里有点冷清!
  • 犯罪嫌疑人:吾

    诉讼人:吾夫

    鉴证实录:

    20080604

    妻拿书砸夫的大腿,夫奋起反抗,了了。

    夫捂着大腿狂唤“疼”,妻则抱着书狂呼“书破了”。

    夫控诉:“不关心关心老公的死活,却在那里心疼一本破书。”

    妻答曰:“书是花钱买的,老公则不用。”

    夫无语。